一跳成名频繁压货拉卡拉再次突破重围获“跳码小王子”称号

近日,拉卡拉发布2020年度业绩快报称,公司克服了新冠疫情的不利影响,实现了连续6年的归母净利润增长超15%。

在该经营业绩一经发出后,顿时便激起了众多支付业内代理商们的调侃,“拉卡拉能取得今天的成功,跳码,以及给代理商压货功不可没!”

2月26日晚,拉卡拉发布2020年度业绩快报,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5.57亿元,同比增长1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35亿元,同比增长16%,实现连续6年归母净利润增长超15%。

公司表示,取得该业绩表现,主要源于公司自2月底国内疫情缓解后,启动了新一轮的市场扩张计划,自3月份开始支付交易规模和收入持续增长,全年支付业务收入达46.65亿元,同比增长7%,交易规模、服务商户数量均创历史新高。报告期内,公司加大了产品创新和市场拓展力度,支付交易规模达4.34万亿,同比增长34%。

凭借靓丽的业绩表现,截至发稿前,在短短的十个交易日内,拉卡拉的总市值已经大增接近20%,达262亿。

不难看出,疫情期间拉卡拉的经营业绩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但蹊跷的是,在支付一哥拉卡拉业绩高光增长的背后,2020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上年下降了3.9%,达39.2万亿。

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拉卡拉的“金主”不外乎就是商户,然而彼时拉卡拉的经营业绩却与商户的实际经营状况形成明显的背驰,那么拉卡拉又是如何一枝独秀,拥有穿越市场荣枯能力的呢?

对于数据上的冲突,纵使如今拉卡拉已经给出了诸多的答案,但是POS机代理圈中流传出来的消息,却似乎更具备说服力。

比如,在2020年度业绩快报中拉卡拉表示,自2月底国内疫情缓解后,启动了新一轮市场扩张计划,同时推出了实现独立通讯、聚合扫码与刷卡支付并支持电子化签名的新型终端产品,解决了大量中小微商户复商复市的需求。

划重点,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急速下挫期间,中小微商户真的会有更大的收款需求吗?明眼人都能从中看出逻辑不通,而这一切的难以自圆其说,目前则可在POS机的代理圈中找到答案。

在这其中,我们总能够看到拉卡拉频繁地向下级POS机代理商压货的身影,而就在去年的Q4活动政策中,拉卡拉就曾因向代理商压货引起了众怒。

在拉卡拉发给代理商的邮件资料显示,存量代理想延续政策的,已经合作的电签代理商,需提1000台电签或500电签+200大POS。而只合作大POS的代理商,可以提200台大POS或500台电签。

截止到2020年9月30日,不参与延期的代理商活动到期终止,10月1日起关闭代理分润日结日返,结账。同时,2020年7月1日后签约的代理可直接参与延期,不用再重新提货。

简单来说,老代理必须继续提货,存量机具才能延续老政策,否则就断分润,这无疑等同于在压榨代理商们的权益,因而被众多代理商称之为“霸王条款”。

在拉卡拉扩张计划期间,随处可见向代理商压货的身影,可见拉卡拉的经营业绩逆势增长背后并不光照,只是不知这种靠压榨代理商的增长,又能持续多久?一旦惹怒众代理商,最终引起集体的一拍两散,不知届时拉卡拉又该找谁来为自家的POS机推广呢?

在拉卡拉经营业绩逆势走高的背后,还有更为讽刺的是,拉卡拉再次重获“跳码小王子”的称号,更进一步加大了后续拉卡拉经营业绩的未知可能性。

日前,在拉卡拉公布高光的业绩后,已有不少网友调侃称,拉卡拉能取得今天的成功,跳码功不可没!不愧为突破重围获得“跳码小王子”的称号!

据了解,POS机日常消费刷卡商户类别一般分三种:优惠类、标准类和减免类,优惠类费率为0.38%,标准类费率为0.6%,减免类费率则为0。

然而在此期间,拉卡拉的获利方式主要是通过狂跳码跳到优惠费率,最后巧取标准费率与优惠费率之间相差的利润。但是,这种靠跳码获利的方式,又能维持多久?

值得一提的是,“跳码”既会让持卡人信用卡遭受降额、封卡,又会让持卡人得不到该有的积分权益,而且同时还会损害银行本该享有的利润。

于是在2020年6月8日,央行起草了《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提出,以后每台POS只能对应一家商户,一旦政策正式落地实施,这也就意味着爱“跳码”的拉卡拉,以后再也跳不动了!

另外,自去年96费改优惠到期后,大部分商户优惠减免已被取消,这又成为了绞杀拉卡拉靠跳码获利的强有力武器。

如今看来,无论是跳码还是压货,终究只能带来短暂的风光,而绝非长久之计。虽然拉卡拉现在的日子过得着实红火,经营业绩更是看似风光无限,但是背后却实则暗潮汹涌,看似平静的海面,并不能掩盖未来预感不妙的事实。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